美国大事:关于化石燃料的辩论

  • 文章
  • 时间:2018-10-19 13:35
  • 人已阅读

美国大事:关于化石燃料的辩论

文 / 陈安

浏览当前的美国报刊、网络,你会不时看到文章大标题中有“Fossil Fuels”这个显眼的词语,“化石燃料”或“矿石燃料”是其中文译名。正是这种燃料当前在美国引起激烈争论,一场有关环境保护、清洁空气、增进人民健康,同时涉及科技改革、开发新能源、经济发展方向的大辩论正在广泛展开。

化石燃料是一种碳氢化合物(即“烃”),其中包括我们大量使用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这煤、油、气,如今与我们日常生活的关系实在太密切了,家家户户的照明、烹饪、气温调节都离不开它们。从世界范围来看,它们更是功能彰显。今年3月《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文章《化石燃料将拯救世界(千真万确)》对其加以赞美,称“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是有问题,但它们带给人类和地球的好处不容争辩。”还称,“化石燃料取代了森林砍伐,挽救了鲸鱼,让我们在较少土地上种植更多食物。它使西方上升到‘伟大的富裕社会’,极大地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在许多政治、经济问题上,《纽约时报》与《华尔街日报》往往有不同倾向性。前者有关化石燃料的专题讨论题目用的是“Beyond Fossil Fuels”,后者说化石燃料的好处“beyond dispute”, 两者都用了“beyond”这个介词,可一个说的是化石燃料问题超出化石燃料本身,还涉及环保、空气、健康等许多问题,另一个说的则是化石燃料的好处不在争论范围之内。显然,《纽约时报》要着重讨论化石燃料带来的危害以及除害的途径,《华尔街日报》则称颂化石燃料要使其成为永久的主要能源,一“否”一“保”,反映了目前美国人所持的两种不同态度。

化石燃料如今分别用于三个方面:石油主要用于交通,天然气主要用于供暖,煤炭主要用于发电。当我们开车上下班或出门旅行的时候,当我们冬夜在温暖的房间里上网的时候,我们都会体会到化石燃料带来的好处。然而,当天色阴沉总不见晴空的时候,当漫天雾霾出门需戴口罩的时候,我们便得知化石燃料也带给我们危害。

在钢铁厂、发电厂、炼油厂遍布的地区,在街道、公路、汽车密集的地方,化石燃料的废气散布空中,其中含有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烃和汞,经过光化学反应又形成臭氧,所有这些有毒颗粒物可以组成遮天盖地的雾霾,其毒素往往会使人罹患各种疾病,甚至过早死亡。这种现象同时产生“温室效应”,因大气中二氧化碳、甲烷等气体含量增加而使地球表面升温变暖。

匹兹堡的旧貌新颜

美国人有过饱受空气污染之害、力克污染物的漫长经历。笔者曾有《洛杉矶反雾霾之战》一文(见本刊2013年第09期),这里不妨再说一说匹兹堡的今昔。

匹兹堡是宾夕法尼亚州西南部大城,因自然资源丰富,有三条河流在此交汇,又早有铁路与各地相通,所以工业发展较快,1875年便开始生产钢铁,1911年钢产量占全国一半。第二次世界大战末,匹兹堡一家钢铁公司的钢产量就两倍于苏联全国的钢产量。全市产钢鼎盛时期共有300多家与钢铁生产有关的公司、企业。然而,这个“世界钢都”、“世界工场”就因为大炼钢铁、大烧煤炭,结果成了昏暗的“烟雾之城”、“开盖的工业地狱”。煤炭是匹兹堡的主要能源,钢铁厂、炼油厂烧煤,70多家玻璃厂烧煤,火车、汽船烧煤,家庭烧煤,整个城市烧得乌烟瘴气,空中布满灰黑色烟雾,河流也被工厂废水污染。

上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初是匹兹堡“最黑暗”时期。由于烟雾笼罩,每天上午10点左右“夜色”就降临全市,就要开街灯。可当时不少人愚昧无知,认为那些从高烟囱中冒出的浓烟是生产力和繁荣的象征,甚至觉得烟雾对人的肺脏、对作物生长都有好处,有些人还居然写诗作词歌颂烟雾,这些现象后来都被传为笑柄,匹兹堡的“黑暗历史”也就成了所有缺少环保的城市的警世故事。英国著名小说家特罗洛普早在19世纪60年代就游览匹兹堡,他的游记写得显然有点刻薄:“匹兹堡无疑是我见过的最黑暗的地方,那里风景如画,连那些不洁之物和不可思议的黑暗也美丽如画。当我伫立观望那些几乎像夜色一样游荡全城的煤烟时,我觉得我先前从未像现在这样爱烟雾和脏物。”

十年前,笔者曾游匹兹堡,见到的已是它的新貌,一个全然不同的匹兹堡。上世纪80年代,由于全美国的“非工业化”,也因与其他国家竞争不力,匹兹堡的钢铁工业日渐凋敝,钢铁厂纷纷倒闭或外迁,高烟囱被拆除,整个城市经济开始转型,转而大力发展电脑科学和生物技术,至90年代便从“钢都”变成了“高科技中心”和“地区医学之都”。整个城市的环境也焕然一新,空气清洁而不再有煤气和烟味,河水干净而不再呈褐色或青色。人们所看到的不再是特罗洛普笔下“黑暗的美丽”,而是阳光、蓝天和白云下面由阿勒格尼河和孟农加希拉河交汇而成的美丽的“金三角”,三角尖端绿草如茵的公园,喷射200英尺水柱的喷泉;还有散发着浓郁文化气息(而非煤烟味道)的福布斯大道,那里集中着该市著名的大学、博物馆、图书馆、剧院和音乐厅。

匹兹堡的巨变固然是该市政府和人民数十年内努力控制污染、保护环境的成果,而钢厂倒闭、不再大量烧煤,显然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钢铁工业的衰败并未使匹兹堡衰落、破产,却使它另辟蹊径,经济转型,进入了以医疗保健、科技、教育和金融服务为中心的现代化新阶段。在这次关于化石燃料的大辩论中,环保人士以匹兹堡为例,说明我们的环境可因大量烧煤或少烧煤、不烧煤而呈现不同的状态。

对化石燃料爱恨交加

据统计,一所燃煤大工厂每年要烧300万吨煤,产生110万吨二氧化碳。燃煤对空气造成的污染,已引起美国环保人士的充分注意。有人不仅为本国的“煤污染”着急,而且也对美国向亚洲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大宗出口煤炭及其可能造成的后果表示忧虑。这次大讨论中,《纽约时报》专门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争论煤炭问题的国家为满足中国的需求而出口煤》。

文章说,中国原是煤炭出口国,但由于经济高速发展,现已成了煤炭进口国,全世界每年耗煤60亿吨,中国耗了一半,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国际长途煤炭出口量因此而激增。美国环保组织“山脉俱乐部”有一“Beyond Coal”(超乎煤炭之上)计划,原打算阻止139家煤厂开业,却因中国需煤而未能达到目的。“山脉俱乐部”发言人感叹说:“我们不想让煤在本地烧,也不想让煤在其他国家烧,出口煤破坏了我们的目的。”

该文作者罗森索尔指出,人们对煤又爱又恨。爱煤的是煤矿、煤厂、煤商老板,因为煤炭交易是赚钱大生意,世界最大煤炭企业“皮博迪能源公司”老板深知此理,公开表示“要向中国输送更大数量的煤”。恨煤的则是环保人士,蒙大拿州一家公司租用州有土地以开采更多煤供应亚洲国家,一家名为“地球司法”的非营利环保律师所立即提出诉讼加以阻挠。华盛顿州考利茨县打算把朗维尤港定为煤炭港,环保组织即刻表示反对,指出州政府已下令禁止开设新的燃煤工厂、并关闭尚存的几家,为何还要建什么煤炭港?

至于中国为何需要美国的煤,文章也加以说明:中国自己的煤质量较差,含杂质较多,美国蒙大拿州、威斯康星州的煤含硫量低,可以多用而不超过污染控制标准;中国的煤产地大多在内地,而工厂大多设于沿海,从北美、澳洲甚至南美海运进口煤反而比较容易。

笔者注意到,中国经济的腾飞使美国媒体加强了关于中国的报道。既然美国向中国大宗出口煤炭这一情况得到关注,那么中国向外国出口过剩钢铁的现象自然也不会被忽视。《华尔街日报》根据该报驻香港、匹兹堡和北京记者提供的情况综合报道说,中国近年来因经济发展放缓,国内钢铁需要量明显减少,故大幅增加钢铁出口。从2014年1月至2015年1月,中国钢铁出口增加63%,高达920万吨,主要出口对象包括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和韩国。这一年内对美国出口则增加40%,直接危及美国的钢铁产销,“美国钢铁公司”不得不让6个工厂停工,2015年预计将裁减3500名工人。美国人说,中国在搞“倾销”;韩国人说,中国钢价低,日本的钢质好。

中国既大宗进口煤,又大宗出口钢,美国环保人士因此建议中国的钢都、钢厂能向匹兹堡学习,少烧些煤,少炼些钢,少污染空气,最终甚至不再炼钢,不再烧煤,转向其他经济领域,腾飞于其他发展途径。

对石油污染问题,人们的认识似乎比较一致。2010年4月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大家都还记忆犹新:英国石油公司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发生爆炸,导致大面积的原油泄漏,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亚拉巴马等州海岸受到严重污染,大批海鸟、鱼类、海龟和海豚受害死亡。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地球温度的变热,这一切都告诉人们:不能完全依靠石油,不要到处钻探石油,而要努力以再生性能源取代汽油和柴油。《纽约时报》以醒目标题提醒人们:“给油箱加油得寻找新的途径”。

为减少汽油用量,美国许多城市现采取不少措施,如政府建筑、游览胜地改用风力发电;建造节约能源、空气清洁的“绿色建筑”;规定使用省油而少废气的“混合式”汽车,也即有引擎又有电动马达的车辆;开辟“完备街道”,也即一定有自行车道的街道,鼓励市民骑车上下班。匹茨堡现有一个“自行车匹茨堡”组织,拥有5000多名成员,不仅负责开辟自行车道,而且要在匹茨堡开创“自行车文化”,让更多人认识到选择自行车为交通工具的重要性。

替代能源的新进展

如何少用甚至不用化石燃料?如何开发新能源加以代替?这也是这场大辩论的重要内容。《纽约时报》发表多篇文章介绍其他国家的一些经验。

葡萄牙走在了使用清洁能源这条改革之路的前列,从2005年开始尽量减少对进口化石燃料的依赖,大力开发风力、水力、太阳能和海波等再生性能源,并取得了重大成果。葡萄牙前总理索克拉茨说:“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燃料,这是一个美好的梦想。我们的经验说明,在很短时期内作出这种改变是完全可能的。”

十年来,葡萄牙政府实行优惠政策鼓励私营企业在风大、水源丰富、阳光充足的地区建造和经营发电厂;对全国高压输电网进行改建,使其适合将清洁能源所发的电输送到城市,2010年这种电在输电网中已占45%,其中一部分还可输给西班牙;同时鼓励民众利用太阳能,在屋顶安装晶体硅组件。偏远城市莫拉由于得到的日照比欧洲任何地方都多,所以现已成为葡萄牙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所在地。2014年两家大型燃煤发电厂被迫关闭。如今,里斯本的时尚酒吧、波尔图的许多工厂、阿尔加维的漂亮度假村,所用电都源自清洁能源。全国性的电动汽车规划也在加快实施,至2011年已建成260多个充电站,待再建1350个后就将形成全国电动车网,街道、公路上就不再有燃油排出的废气。

当然,这种改变要付出代价,如今葡萄牙人每月要交付更多电费。这种改变也会遇到很多困难,政治、经济和技术上的困难都会有。天有不测风云,风有变小的时候,阳光有间歇的时候,冬天雨季水力充足,夏天的水源就可能有限。这就需要新的应对技术。可喜的是,葡萄牙能源传送公司已积累相当丰富的应对经验,能以先进方法精确预报天气,以电脑程序预测各风力、水力和太阳能电站的发电量,并雇用较多调度员,由他们安排将电输往需要的地方。

不少国家愿意效法葡萄牙,据麻省剑桥能源研究所报告,爱尔兰、丹麦、英国、加拿大和巴西都已计划在2025年左右使再生性能源所发的电占总电量的40%以上。美国则比较落后,目前只有5%的电能来自清洁能源。美国的电力公司在政治上左右摇摆,而是否提倡使用清洁能源,要由州政府决定。科罗拉多州立法规定,2020年前30%的能源应是再生性能源,而其邻州犹他几乎无动于衷。肯塔基和西弗吉尼亚是两个煤州,至今没有什么改变现状的计划。大辩论中环保人士都表示了对这种落后状况的焦虑。不过他们也欣喜地知悉,在西弗吉尼亚,已有很多人起来反对一些煤炭公司的山顶探矿找煤行为,要求以建山顶风力发电站来加以抵制。

美国环保人士要大家关注、学习的还有瑞典。瑞典是世界上第一个宣布对排放化石燃料废气的工厂、企业课税的国家,可见该国对控制空气污染问题的重视。

如今在瑞典,更有一种引人注目的新能源——生物气,也即由有机物发酵产生的可燃气体,克里斯蒂安斯塔市则成了使用生物气的样板。这个有8万人口的城市,不论家庭或商店,现都已不再依靠煤、汽油和天然气御寒,即使在漫长的严冬,也是靠生物气供暖。这里没有足够的风力、水力,整个北欧也没有葡萄牙的强烈阳光,但这里有碎木材、残枝败叶、土豆皮、用过的烹调油、发霉的糕饼、猪肠子、动物粪便等等,这些废物都可利用,都是产制生物气的有用材料。克里斯蒂安斯塔郊区一所大工厂通过生物处理把这些材料转化为生物气,该市居民就用上了由生物气产生的热和电,精炼的生物气还可成为汽车燃料。有个市民说:“这种能源供应非常可靠,我们不必再向中东或挪威买石油了。”

德国也重视生物气的开发,现已有5000多个生物气发电站,大都在私人农场。据美国环保署估计,全美大约有8000个农场可以开办生物气发电站,目前只有150多个,规模也很小,大多只用动物粪便。

争论仍将继续

这场关于化石燃料的辩论真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人说,我们很快就会耗尽所有的化石燃料,所以要赶紧找新能源;有人则驳斥说,这是杞人忧天,化石能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有人主张重新重视核能,建更多核电站;有人则以1979年宾夕法尼亚州三哩岛、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为由表示反对。

有人认为充分利用风力是一个上策,葡萄牙做得到,我们也能做得到;有人却说,全国风力农场要有得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三个州加起来那么大的面积才能发挥效用,事实上是做不到的。

加利福尼亚大学师生上街游行,标语牌上写着“地球母亲说:‘抛弃化石燃料!’”有人警告说,抛弃的结果是工厂关门、公司倒闭,大学就会少挣很多用于学术研究、学生奖学金的钱。

上述《化石燃料将拯救世界(千真万确)》一文在《华尔街日报》发表后,编辑部收到不少读者来信,对文章观点有人赞成,有人反对,笔者摘译宾夕法尼亚州读者凯文·希克思的信,以此作为本文结尾:

“化石燃料为创建我们今天的高标准生活确实起了重要作用,它们也肯定会在我们的未来发挥作用。但现在也不能疏忽有关发展将来可持续利用的燃料的问题。就如煤代替木柴、汽油代替很多煤,如果我们继续下工夫,总有一天汽油也将被某种更好的燃料取代。眼下我们加油时因见油价降低而高兴,可别忘了汽油涨价、供应匮缺的情况还会发生。现在已是研究、创新、作长远考虑的时候了。明天的能源不应该都是化石燃料,也不应该都是再生性能源。应该是两者的组合,加上新技术,使其既经济,又能持续地使用下去。”

上一篇:文新华始终坚持人才培养正确政治方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