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俊杰张婧BY2获中歌提名大满贯《第几个100天》

  • 文章
  • 时间:2019-02-20 17:14
  • 人已阅读

童年像一首诗,写满了天真可恶;童年像一幅画,画满了纯洁得空;童年想一瓶水,透亮而自在。 还记得小时候,我用若是….就….造句:我写到——若是他人打我一下,我就打他人两下。被教员打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也还记得,教员让咱们用窗户造句,妈妈指点我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却辩驳道:“为何?心里有话,眼睛能说进去嘛?惟独嘴巴才可以说进去啊!”因而,我在作业本上写道——嘴巴是心灵的窗户。 已经一篇写抱负,我为——什么是我的抱负而犯愁,爸爸说:“你长大当前,想不想当博士,带博士帽啊?”“不想”,我坚定的信口开河,“博士帽有什么难看的,还不我的太阳帽难看呢!”可能小时候只想做个欢愉的人。怪不得成年人都喜爱回想童年,回想那段不任何功利色彩的年代。那是一片成年人无法参与的乐园。 还有一次,教员任咱们做量词操练,我不加思考的写道:一名甲虫,一名蚂蚁。然后,拿给爸爸检讨,爸爸严峻的问我:“为何要写成这样?”我一言不发的拿过作业本,跑回了房间。 说到这,我不由的想起了西西,西西是一名童心未溟的香港女作家。她曾写了一首极乏味的诗叫《可不可以说》。可不可以说——一枚白菜,一块鸡蛋,一个胡椒粉?可不可以说——一加飞鸟,一管柳树,一顶太阳,一巴斗骤雨?可不可以说一朵雨伞,一双水手,一瓶天河,一束雪花,一葫芦宇宙,一亩阿花田?可不可以说…… 童年往事言犹在耳,清晰可见,美妙而欢愉! 我如今已十二岁了,我的童年即将逝去,ADE我的欢愉,ADE我的童年!